“一帶一路”戰略規劃需要考慮美國的角色

時間:[2015-05-22 ] 信息來源:環球財經
作者: 
瀏覽次數:

  國際地緣政治有一個著名的案例。英國是大西洋中的一個島國,國土、資源、人口等與歐洲相比都很有限,它如何能成為“日不落帝國”稱霸世界?英國當年的策略就是把歐洲大陸弄得四分五裂,避免歐洲大陸的統一與整合,使得歐洲大陸國家難以壯大。然后英國通過掌握海上交通,匯聚自己的實力,與分裂、分散的歐洲抗衡,最終成就了它世界霸主的地位。這個國際地緣政治的先例,對于當今中國“一帶一路”的戰略有借鑒意義嗎?

  從全球來看,歐亞大陸好比是當年的歐洲大陸,美國就好比當年孤懸海外的英國。中國同時發展“一帶一路”的發展戰略,其結果將是歐亞大陸通道和海上通道的整合。換句話說,“一帶一路”把當年英國想做的和不想做的,同時都要做了。那么,與當年英國地位和角色類似的當今美國會怎樣?從英國到美國的地緣政治的血緣關系看,事實上,美國是想扮演當年英國的角色,借鑒英國當年的地緣戰略,即:讓歐亞大陸難以整合、協作,而美國依靠強大的海上實力,掌控世界范圍內的海上通道和資源。

  “一帶一路”必然沖擊美國利益

  因此,中國“一帶一路”的戰略對于美國肯定是有沖突的。首先,美國不希望中國借助“陸上絲綢之路經濟帶”將整個歐亞大陸整合起來,因為那樣的話,團結為一體的歐亞大陸整體實力將超過美國;其次,中國的“海上絲綢之路”戰略,也將明顯影響美國的海洋實力和海洋霸權。所以我們可以看到,美國如今一方面在歐亞大陸多個地點制造不穩定因素,另一方面高調地“重返亞太”,在中國的東海、南海不斷煽動和制造麻煩,就是美國對于中國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直接反應。所以,中國的“一帶一路”戰略必須面對一個問題:我們允不允許美國的介入?通俗一點說就是:我們要不要帶美國玩兒?

  美國是二戰后世界秩序的締造者,也是當今世界游戲規則的制造者。因此,從現實的角度考量,盡管美國可以在TPP、TTIP中把中國排除在外,但中國如需要順利推進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實施,就不能不考慮美國的反應以及其利益,就如我們需要考慮俄羅斯或其他國家的反應及利益一樣。

  構建平等的“歐亞共同體”

  三年前,基辛格在《論中國》一書里提到,兩次世界大戰前后,歐洲內部及美國互相爭得焦頭爛額。二次世界大戰后,以美國為主導,建立起“大西洋共同體”,歐美終于攜起手來,避免了無休止的內耗。基辛格認為,如今,美國雖然一國獨大,但也不想或不該與中國為敵,而應該彼此合作。基辛格由此提出了“太平洋共同體”的概念,認為以此可以建立中美之間經濟互賴、戰略互信關系的未來前景。

  我認為,對于基辛格提出的“太平洋共同體”,中國可以接受,習主席也說過“太平洋很大,可以容得下中美兩國”。但是,中國應該讓美國明白和接受一個現實,“太平洋共同體”不能由美日主導,而應該由中國和美國在平等的地位上共同主導。此外,美國構建“大西洋共同體”和“太平洋共同體”,它自己處于中間,凸顯了它的重要地位。“太平洋共同體”即便實現中美互信合作,中國在以美國為核心的兩個“共同體”中也是次要的位置。因此,中國一方面應該與美國在平等基礎上構建“太平洋共同體”,另一方面,中國還應該在廣闊的歐亞大陸上,與歐亞大陸的眾多國家平等互利地構建“歐亞共同體”,使得中國也處于兩個共同體的中間,這才能實現與美國相同的平等地位。

  可以給美國留位子

  即便當今美國對于中國有種種挑釁行為,我認為,推進和實現“一帶一路”戰略也沒必要與美國為敵,沒必要徹底排除美國,應該給美國留一個位子。否則,美國一定會制造更多的麻煩乃至沖突,這將嚴重影響中國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實現。再則,中國對于各個地區和國家的原則是誠信合作、互利共贏,這個原則同樣適用于美國。

  中美兩國之間也的確應該提高合作的強度、擴大合作的廣度,這對于中美兩國乃至世界都是有利無害的。當然,這一中美合作要有前提,即美國需要拋棄從冷戰時期延續下來的意識形態的歧視,放棄潛意識中依然存留的對于中國的不信任和敵視。所以,中國“一帶一路”的戰略,如何與美國共同合作,美國改變陳舊落伍的冷戰心態是關鍵。

  傳承和發揚“大家庭”觀念

  此外,“一帶一路”并不是純粹的經貿戰略,更重要的是,我們需要通過“一帶一路”經貿合作,架起文化溝通的橋梁。這關乎中國的長遠利益。誠然,在“西進”的路上,我們首先遇到的是與悠久而強大的伊斯蘭文明的交流和碰撞,如何能夠求同存異,取得共識,攜手融合?推進一帶一路戰略,從地緣政治的角度就是構建“命運共同體”;從文化的角度,我建議可以傳承中國歷史上一個非常清晰的概念——大家庭。在“一家親”的觀念下,大家彼此之間雖然也有爭爭吵吵,但是一起沖突就反目為仇大動干戈的還是少數,多數都能一桌子上坐下來,通過談判取得共識。在現階段,用什么樣的方式可以達到“大家庭”的融合?這是我們需要考慮的。

  綜上,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順利實施,一方面需要多動腦筋,照顧到美國的反應與利益;另一方面也需要思考如何通過文化的交流、文明的交融去熨平中國在“走出去”過程中可能遇到的沖突。從最現實的眼光出發,去打造最長遠的戰略。

七星彩开奖历史记录天霁网